金融科技:加强监管与市场协同创新并进

  2020年,金融科技市场上各类参与者正通过差异化布局走出同质化困局,试图找到自身更具优势、资源与能力的领域,并进行深耕。如何看待2020年金融科技的发展?《金融时报》记者采访了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、开鑫科技总经理周治翰和萨摩耶数科董事长林建明。

  《金融时报》记者:今年的金融科技发展有什么特点?

  欧阳日辉:2020年中国金融科技发展有两大显著特点:一是监管层不断完善金融科技监管的制度;二是传统金融机构加大金融科技创新的步伐。可以说,2020年是中国金融科技监管与市场协同创新的关键一年。

  2020年是贯彻落实央行《金融科技(FinTech)发展规划(2019-2021年)》的关键之年,我国围绕建立健全金融科技发展的“四梁八柱”,强化金融科技合理应用,运用金融科技手段丰富服务渠道、完善产品供给、降低服务成本、优化融资服务,加强金融科技审慎监管。经过2020年的布局,我国金融科技正在成为金融高质量发展的“新引擎”,金融科技服务能力稳步增强,金融风控水平明显提高,金融监管效能持续提升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给我国金融科技发展提供了契机,金融行业加快了数字化转型的步伐,运用数字技术发展了非接触金融服务,使非接触式的数字支付、网络信贷及网络理财等领域得到快速发展。但是,数字支付在提升支付服务便捷性的同时,对金融监管也提出了新的挑战,比如,刷脸支付的安全隐患引起了关注,基于智能手机线上支付的风险技防能力有待加强,监管部门也正加快制定人脸识别、活体检测、个人信息保护等相关管理标准制度。

  金融科技监管和创新再出发。2020年,监管机构开展了金融科技应用风险专项摸排工作,发展普惠金融,加大了保护消费者权益的力度。有10多项政策与金融数据安全、个人金融信息安全相关,加强了监管报送数据与相关源头数据、个人金融信息保护的治理。2020年10月,中国人民银行发布《中国金融科技创新监管工具》白皮书,推出了符合我国国情、与国际接轨的金融科技创新监管工具。此外,还颁布了《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。

  地方政府重新认识金融科技。比如,《北京加快推进国家级金科新区建设三年行动计划(2020-2022年)》中提出,实施金融科技人才“十百千”工程,培养10名有国际影响力的金融科技企业家、100名行业创新创业领军人才和1000名“金融科技创新工匠”;引进培育不少于10家有国际影响力的金融科技领军企业。

  传统金融机构加速布局金融科技。比如,商业银行纷纷将金融科技提升到了战略高度,构建敏捷的业务能力,推动数字化、智能化、生态化转型,抢占金融科技新一轮竞争的制高点。比如,农业银行制定了信息科技近期发展规划(2020-2021年),邮储银行制定了新一轮大数据五年(2020-2024年)发展规划。

  《金融时报》记者:作为金融科技企业,2020年主要做了什么?

  周治翰:2020年,开鑫科技通过金融科技的手段,推动产业转型升级,提高经济运行效率。一是帮助企业数字化发展。将工业互联网与金融科技相结合,推动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。公司与中国最大的整车物流企业合作,以共建供应链金融平台为抓手,帮助其整合集团内部各板块割裂的数据,充分发掘数据的价值,寻找潜在的业务机会,助力企业数字化升级。

  二是提升企业运行效率。通过收集核心企业ERP数据、企业生产设备数据、仓储物流数据等内部数据,与行业、征信等外部数据相结合,形成对中小企业运行情况的真实画像,有效提升工作效率。以公司开发上线的供应链金融ABS系统为例,南京鑫欣保理为一家电子企业在上交所发行的ABS产品,涉及近千笔资产,平均单笔金额不到50万元,依靠传统手工方式根本无法处理,而通过开鑫科技的供应链金融ABS系统,不仅可以在线收集数据、订立合同,还能做到动态实时校验,大大缩短了项目发行时间,实现了降本增效。

  同时,这一年持续加大在前沿科技领域的研发投入,目前已形成了包括大数据风控、区块链等多类别的供应链金融科技产品集群。

  《金融时报》记者:金融科技公司如何挖掘并运用核心优势?

  林建明:“科技驱动”应是科技公司的立身之本,也是最重要的资本及核心驱动力。科技公司一方面要持续深耕自主研发实力、技术创新能力及科研人才储备;另一方面,在金融业务创新发展与业务场景复杂化趋势之下,金融科技公司的技术策略和模型要进行快速迭代,以适应金融业务需求的快速变化。比如,智能风控系统,在数据多样性、实时低延迟精准的变量计算能力、变量快速的开发应对能力、便捷快速的线上变量验证方式、有效的变量计算结果质量监控体系这五个方面都要有更高要求。

关于 IT先锋网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